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楼主: YinJi

OpenAI董事会炒掉创始人,他们打算拯救人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3 09: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OpenAI“宫斗”再反转!奥特曼将回归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

深圳特区报

11月22日,OpenAI宣布,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奥特曼将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OpenAI宣布,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奥特曼将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OpenAI宣布,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奥特曼将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来源:X)

OpenAI在声明中还指出,“组建由董事会主席Bret Taylor、Larry Summers和Adam D'Angelo组成的新董事会。”

据了解,Bret Taylor将出任新的董事会主席,其曾在Facebook、推特、赛富时担任过高管;Larry Summers则是投资者们颇为熟悉的美国前财长;Adam D'Angelo为原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美国“知乎”Quora联合创始人。

随后,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在X上发文称,“我喜欢OpenAI,过去几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团队及其使命保持一致。当我决定在周日晚上加入微软时,很明显这是我和团队最好的路径。有了新的董事会和萨蒂亚(微软CEO)的支持,我期待着回到OpenAI,并在我们与微软的强大合作关系上继续建设。”

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在X上发文称,“我喜欢OpenAI,过去几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团队及其使命保 ...

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在X上发文称,“我喜欢OpenAI,过去几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团队及其使命保 ...

(来源:X)

随着奥特曼的回归,这场持续了100余小时的 AI巨头美国开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宫斗”,以奥特曼的回归暂时划上句号。

此前,当地时间11月17日,OpenAI宣布CEO奥特曼将离开公司,并表示奥特曼的离职是董事会在深思熟虑的审查过程后得出的结果,“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不一贯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不再相信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当地时间19日晚间,美国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CEO)纳德拉证实,OpenAI创始人兼前CEO奥特曼将加盟微软,领导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3 10: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或许只能指望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能够坚定守住其本心!关键时刻能勒得住缰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3 10: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或许,人类的贪婪注定了其悲剧性结局!!

希望只是或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4 0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推动奥尔特曼下台的三名成员已经离开了董事会

纽约时报中文网

推动奥尔特曼下台的三名成员已经离开了董事会。

这批人代表着十年前积极参与思考人工智能的那批人,他们对这项技术既恐惧又敬畏,担心AI超出我们的控制能力。

但如今强大的人工智能不再只是一个思想实验,ChatGPT每天被不计其数的人使用,也服务着投入巨额资金的科技巨头。https://t.co/Xnb3H3rLn5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November 23, 2023

过去五天在OpenAI发生的事情可以有多种描述方式:一场刺激的董事会闹剧,一场围绕美国最大初创企业之一的拉锯战,一场希望人工智能更快发展的人与希望放慢发展速度的人之间的冲突。

但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场人工智能两种不同愿景之间的较量。

在其中一种愿景下,人工智能是一种变革性的新工具,是一系列改变世界的创新中最新的一种——这些创新包括蒸汽机、电力和个人电脑——如果使用得当,可能会开启一个繁荣的新时代,并为利用其潜力的企业赚取大量财富。

在另一种愿景下,人工智能更接近于一种外星生命形式——从神经网络的数学深处召唤出来的怪兽——必须极其谨慎地加以限制和部署,以防止它接管并杀死我们所有人。

随着萨姆·奥尔特曼周二重返OpenAI,两种观点之间的斗争似乎结束了。上周五,OpenAI董事会解除了他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资本主义队胜。利维坦队负。

OpenAI的新董事会将由三人组成,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Quora首席执行官亚当·迪安吉洛 (他也是旧董事会唯一一位留任者);Facebook和Salesforce前高管布雷特·泰勒;以及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预计董事会将在此基础上扩大规模。

OpenAI的最大投资者微软预计也将在OpenAI未来的治理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可能包括一个董事会席位。

推动奥尔特曼下台的三名成员已经离开了董事会:OpenAI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韦尔(他后来撤回了自己的决定);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主管海伦·托纳;以及企业家和兰德公司研究员塔莎·麦考利。

苏茨克韦尔、托纳和麦考利可以代表十年前积极参与思考人工智能的那批人,他们是学者,硅谷未来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的混合体。他们对这项技术既恐惧又敬畏,并担心理论上的未来事件,比如“奇点”(singularity),即人工智能超出我们的控制能力。许多人都属于有效利他主义者等哲学团体,这是一个利用数据和理性做出道德决定的运动,他们之所以决定从事人工智能工作,是出于将技术的破坏性影响降到最低的愿望。

这就是2015年人工智能研究的氛围,当时OpenAI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成立,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该组织在2019年成立营利性部门后仍然保持其复杂的治理结构——令非营利董事会可以控制公司的运营,并更换其领导层。当时,许多业内人士认为,保护人工智能不受资本主义力量的影响是当务之急,需要写入公司章程和章程文件。

但自2019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强大的人工智能不再仅仅是一个思想实验——它存在于真实的产品中,比如每天被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的ChatGPT。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正在竞相打造更强大的系统。数十亿美元被用于在企业内部构建和部署人工智能,以期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生产率。

新的董事会成员是意料之中的那种可以监督这类项目的商业领袖。新任董事会主席泰勒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硅谷交易撮合者,去年担任Twitter董事会主席期间,他牵头将Twitter出售给了埃隆·马斯克。萨默斯是超级资本主义者——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他说他相信技术变革对社会“只有好处”。

在重组后的OpenAI董事会中,可能仍然会有谨慎的声音,也可能会有来自人工智能安全运动的人物。但他们不会拥有否决权,也不会像过去的董事会那样有能力立即关闭公司。他们的偏好将与公司高管和投资者等其他人的偏好相平衡。

如果你是微软,或者其他成千上万依赖OpenAI技术的企业中的任何一家,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更传统的治理意味着突发的风险更小,会迫使你匆忙更换人工智能提供商的变化风险也更小。

也许OpenAI发生的事情——企业利益战胜了对未来的担忧——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人工智能越来越重要。一项有可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不太可能长期被那些想要减缓其发展的人所控制——尤其是在事关巨额投资的情况下。

人工智能行业仍然有一些旧观念的痕迹。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是由一群前OpenAI员工创建的,它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公益公司,这种法律结构旨在使其免受市场压力影响。一个活跃的开源人工智能运动主张人工智能不受企业控制。

但这些最好被视为人工智能旧时代的最后遗迹,在那个时代,人工智能的创造者对这项技术既好奇又恐惧,并试图通过组织治理来限制它的力量。

现在,乌托邦主义者占据了主导地位。全速前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4 15: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威胁人类?OpenAI的神秘重大突破Q*算法究竟是什么

华尔街见闻

尽管OpenAI宫斗大戏告一段落,但仍留下了许多未接的谜题。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现(前)CEO 奥特曼为何会被解雇。

OpenAI CTO Mira Murati此前在致员工的内部信件中提到了一个代号为“Q*”的项目。据她称,该项目为"董事会对奥特曼的一系列不满中的因素之一"。

据多家媒体猜测,Q*让OpenAI实现AGI的步伐大大提速,但奥特曼可能没有和董事会详细披露Q*的进展到底有多大,这也符合董事会在解雇奥特曼时所说的“在与董事会沟通时没有始终保持坦诚”。

就在被解雇之前,奥特曼还在公开活动中表示:

“在OpenAI的历史上,我们已经取得了4次突破,最近一次是在过去的几周里。当我们把无知的面纱撕下,把发现的前沿向前推进时,我就在房间里。”

所谓的第四次突破,指的可能就是Q*项目。

Q Star 让OpenAI实现AGI的步伐大大提速

Q Star 让OpenAI实现AGI的步伐大大提速


什么是 Q*?

Q*读作Q star,目前OpenAI内部没有任何关于Q*的详细信息流出。

据一些业内人士猜测,它可能是是机器学习算法Q-Learning(Q学习)的同义词,也许是OpenAI借助Q学习算法打造的新模型的代号,也许是一个相关的项目名称。

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孔蓉的说法:

Q学习是一种基于强化学习的算法,用来在马尔科夫决策过程中求解最优控制问题。它的目标是通过学习最优策略,使智能体在未知环境中做出最佳选择。

Q学习依据贝尔曼方程更新状态-动作对应的Q值,逼近最优值函数。智能体通过与环境交互,观察到新的状态和奖励,来更新执行各个动作的Q值。

所谓贝尔曼方程,也被称为动态规划方程,是指数学家理查德·贝尔曼提出的用于解决复杂多阶段问题的公式,通过求解该方程可以找到最优值函数和最优策略。

运行算法的人(或计算机)可以输入一个目标函数,例如“旅行时间最短、成本最低、利润最大、效用最大”等。然后,算法将决定采取何种最佳行动来实现预期结果。

简单来说,Q学习可以通过探索所有可能的路径,学习到通往预期奖励的最短路径(最短路线),通过试错找到更优化的路径,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达到优化状态,每次都做出更好的决策。

据媒体报道,在奥特曼被解雇之前,OpenAI在内部对Q*进行了演示,显示Q*能够解决小学程度的数学问题。

虽然完成小学数学题听起来没什么出色之处,但科技博客PC Guide指出,OpenAI使用的Q*可能是指贝尔曼方程中的最优值函数。

换句话说,Q*可能代表OpenAI找到或接近了效率优化算法的最优解,实现了通往AGI的关键一步。

Q*会产生哪些后续影响?

目前,OpenAI还没有对关于Q*的一系列问题做出回应。

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孔蓉的观察,OpenAI近期的招聘进程表明其在进一步增强强化学习系统的决策能力。

OpenAI近期持续引入强化学习和决策算法研究人员。23年7月份新引进的研究员Noam Brown,开展多步推理和多智能体互动方面的研究。

Noam Brown 此前参与发表的工作将语言模型与规划和强化学习算法结合,大幅提升了AI在复杂策略游戏中的表现,开发出第一批在德扑无上限游戏中击败顶级玩家的AI。

OpenAI 近期于 5 月份发布的研究也表明,调整训练方式和引入更大规模的监督数据,将会显著提升强化学习系统的数学推理能力。OpenAI 引入针对过程的强化学习监督,进一步提升大模型在数据推理与计算的准确性。

据孔融推测,强化学习与决策算法进步或带来Q*大模型能力突破,GPT4 + 强化学习和决策算法,或能实现更强的AI Agent能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2 09: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OpenAI权力更迭背后:最特殊董事会成员成关键人物

腾讯科技

In the surprise ouster and restoration of OpenAI CEO Sam Altman, Adam D’Angelo managed to play a role on each side of the drama https://t.co/Xk1pml2s2fhttps://t.co/Xk1pml2s2f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SJ) December 1, 2023

据外媒报道,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最近经历了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被突然解雇又复职的风波,而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一个人成功在两边都扮演了关键角色,他就是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

德安吉洛是Facebook的前高管,也是问答平台Quora(美版知乎)的创始人。他是投票支持解雇奥特曼的四名董事会成员之一,也是这家人工智能公司新组建董事会中唯一留任的原董事。这让德安吉洛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将在奥特曼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后在公司未来治理方面发挥核心作用。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奥特曼回归的谈判中,德安吉洛曾是双方唯一能达成一致的董事人选。知情人士说,管理层不希望原董事会的三位独立董事都留下,但原董事会坚持要求他们在新架构下保留一名代表。

知情人士说,在新董事会中,德安吉洛预计将帮助确保董事会积极行使监督权力,并与管理团队以外的员工建立直接联系。他是三位即将上任的新董事之一,另外两位是曾担任Salesforce联合首席执行官和Twitter董事长的科技界资深人士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以及曾担任美国财长和哈佛大学校长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微软还获得了一个无投票权的董事会观察员席位。

几位曾与德安吉洛共事过的人说,他是个有原则、谨慎的人,经常通过直接、尖锐的提问来帮助自己做出决定。德安吉洛倾向于保持低调,很少出现在媒体上,这与奥特曼形成了鲜明对比。多年来,奥特曼与科技记者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德安吉洛是Facebook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新罕布什尔州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的高中同学,两人一起在科技行业的核心圈子工作。不过,他并不像扎克伯格那样出名。

德安吉洛生于纽约,2006年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同年,他成为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该公司那时还没有更名为Meta Platforms。2008年,德安吉洛离职,并于第二年创立了Quora。不仅如此,他还独具慧眼,投资了一些初创公司,包括被Meta收购前的Instagram。

知情人士说,由于过于拼命地打字和写代码,德安吉洛在23岁时患上了重复性劳损,工作时需要戴上手腕支架。据悉,在Quora创办早期,德安吉洛曾与扎克伯格发生过争吵,部分原因是Facebook决定复制Quora的某些功能,后来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

德安吉洛和奥特曼都是40岁左右的硅谷精英,两人在2010年左右通过硅谷的社交圈子结缘。2014年,Quora加入了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当时奥特曼正好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奥特曼对德安吉洛的评价极高,他说:“在讨论硅谷最聪明的首席执行官时,德安吉洛是少数几个经常被提及的名字之一。他有非常长远的眼光,这在如今的科技公司里已经成为一种罕见的品质。”

2017年,Quora宣布获得了8500万美元融资,由YC Combinator旗下的YC Continuity基金和Collaborative Fund共同领投。这笔交易使该平台的估值在当时超过了10亿美元。

奥特曼于2018年邀请德安吉洛加入OpenAI董事会。此前,德安吉洛与OpenAI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关系融洽。布罗克曼因抗议奥特曼被解雇而辞职,如今,他和奥特曼一同回到了公司。

德安吉洛当时在Twitter上写道:“我仍然认为,在考虑安全的情况下开发通用人工智能,既重要却又不受重视,我很高兴为此做出贡献。”

据知情人士透露,进入董事会后,德安吉洛开始帮助其他独立董事了解OpenAI作为一家科技初创公司存在的问题。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曾是奥特曼支持者的德安吉洛,后来却投票支持罢免了他。不过,奥特曼回归后,德安吉洛又在新董事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OpenAI的董事会十分特殊。该公司由非营利机构管理营利性子公司,而后者可以从微软等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那里获得资金。但是,董事会同时负责监督非营利性部门和营利性部门,且不受制于投资者,也不用一味地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

在Quora,德安吉洛自成立以来始终担任首席执行官,该平台称其每月用户超过4亿,并与谷歌、Reddit和维基百科等也帮助人们在线查找信息的巨头进行竞争。

作为OpenAI的客户,Quora也提供一款名为Poe的产品,与OpenAI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竞争。Poe于今年2月公开发布,Quora将其描述为一个“为无缝对话体验、提高生产效率和创造性内容生成而设计的平台”。在最近的一次人工智能活动中,德安吉洛表示:“Quora目前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向了Poe。”

奥特曼周三在X上发帖称,德安吉洛一直向他和OpenAI董事会明确表示,公司与Quora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不过他也提到,德安吉洛已经采取措施“控制局势”,比如“在适当的时候选择回避”。

到目前为止,奥特曼和德安吉洛的关系还不错。感恩节当天,奥特曼曾在X上发帖称,他和德安吉洛“在一起度过了非常美好的几个小时”,并祝福他们全家感恩节快乐。不久之后,德安吉洛转发了这条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4 15: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工智能将把我们带往天堂还是地狱

DAVID BROOKS
纽约时报 2023年11月24日

人工智能将把我们带往天堂还是地狱

人工智能将把我们带往天堂还是地狱

JUMBO TSUI/TRUNK ARCHIVE

OpenAI的优点之一是,它建立在不信任的基础上。它最初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研究实验室,因为它的创始人认为,人工智能不应该由主要受利润驱动的商业公司来开创。

随着发展,OpenAI变成了一个可称为卓有成效的矛盾体的东西:一家由非营利董事会监管的营利性公司,企业文化介于两者之间。

公司里的许多人似乎同时受到三种激励:科学家的探索欲望、资本家交付产品的欲望和行善者安全行事的欲望。

过去一周发生的事件——萨姆·奥尔特曼被解雇,经历各种跌宕起伏,被重新聘用——都围绕着一个核心问题:这种卓有成效的矛盾体能否持续下去?

一个组织或一个人能否同时保持科学家的头脑、资本家的动力和监管机构的谨慎?或者,正如查理·沃泽尔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所写的那样,金钱总会胜出?

重要的是要记住,人工智能与科技界的其他领域有很大不同。它(或者至少曾经是)更加学术化。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的研究历史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即使在今天,该领域的许多巨头也主要是研究人员,而不是企业家——比如扬·勒昆和杰弗里·辛顿这样的人,他们在2018年一起获得了图灵奖(计算机领域的诺贝尔奖),但现在,对于人工智能将把我们带往何方,他们意见不一。

直到最近几年,学术界的研究人员才陆续离开大学,涌向工业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OpenAI;还有拥有Facebook的Meta这些公司的研究人员仍然通过发表研究论文的方式相互交流,就像教授们那样。

但这个领域的激昂与进取,与别的热门创业领域并无不同。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当我与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交谈时,我经常觉得自己站在每小时五公里的机场移动人行道上,而他们站在每小时6000公里的跑道上。研究人员不断告诉我,人工智能历史的这一阶段之所以如此令人振奋,正是因为没有人能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作为人工智能研究人员,重点是你应该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不断地感到惊讶。”斯坦福大学博士候选人里希·博马萨尼告诉我。
从事人工智能的人似乎同时经历着完全不同的大脑状态。我发现,要写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非常困难,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项技术会把我们带到天堂还是地狱,所以我对它的态度会随着我的情绪而改变。

播客主播、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莱克斯·弗里德曼以科技界的忏悔之父形象出现,他表达了我曾多次遇到的那种急剧变化的情绪:“你坐下来,像父母一样自豪,但几乎是又骄傲又害怕,担心这个东西会比我聪明得多。既像骄傲又像悲伤,几乎像一种忧郁的感觉,但最终还是喜悦。”

当我在5月份参观OpenAI总部时,我发现那里的文化令人印象深刻。我采访的许多人都是在OpenAI还是一个非营利研究实验室的时候来到这里的,在ChatGPT的喧嚣之前——当时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我父母并不真正了解OpenAI是做什么的,”产品经理乔安妮·姜(音)告诉我,“他们说,‘你要离开谷歌?’”参与创造了可视化工具DALL-E 2的研究人员马克·陈(音)也有类似的经历。“在ChatGPT出现之前,我妈几乎每周都会给我打电话,她会说,‘嘿,你知道,你别再四处游荡了,该去谷歌之类的公司上班了。’”这些人的主要动机并非金钱。

即使在GPT成为头条新闻之后,置身OpenAI就像身处飓风眼一样。“这里感觉比世界上其他地方要平静得多,”乔安妮·姜告诉我。“从早期开始,它确实感觉更像是一个研究实验室,因为我们主要只招聘研究人员,”招聘人员埃琳娜·查齐亚塔纳西亚杜告诉我。后来,随着我们的发展,每个人都开始意识到,工程和研究会带来进步。”

我在那里没有遇到任何“技术男”的氛围,甚至没有人有那种“我们正在改变世界”的不可一世——就是当我是一项技术的先驱时可能会有这种架势。任人力副总裁的戴安·尹(音)告诉我:“我想用热忱这个词来形容这个团队……热忱的感觉。”

通常,当我作为一名记者访问一家科技公司时,我能见到的高管很少,而我能采访到的那些人个个守口如瓶。而OpenAI只是拿出一张登记表,然后就让人来跟我交谈了。

我承认,过去我走进这些科技公司的时候,会摆出一种防御性的人本主义架子:我告诉自己,这些人可能懂代码,但他们可能不懂真正重要的文学和哲学。
在OpenAI,我没什么优越感。戴安·尹从小跳舞,出演过莎士比亚戏剧。尼克·莱德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数学家,在成为OpenAI的研究员之前,他对一种叫做有限微分卷积的东西很感兴趣。几个人提到了一个研究方面的同事,他本科学习物理学,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学习了两年钢琴,然后获得了神经科学的研究生学位。还有人告诉我,他们最初的学术兴趣是心灵哲学、语言哲学或符号系统。公司技术人员蒂娜·埃卢恩多在加入OpenAI之前学习过经济理论,并在美联储工作过。

尽管他们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我记得我当时告诉自己:这不会持续太久。我觉得到处都是金钱的氛围。这些人可能是认真的研究人员,但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仍在为推出产品、创造收入和成为第一而竞争。

很明显,人们在安全问题上存在分歧。一方面,安全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例如,我问马克·陈在DALL-E 2发布那天的心情。“很多时候都是这种忧虑的感觉。比如,我们是否能保证安全?”他说。另一方面,与我交谈的每个人都致力于OpenAI的核心使命——创造一种能够实现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够在广泛的任务中匹配或超越人类智能。

人工智能领域的卓越人物描绘出截然不同但又有说服力的前景。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强调,它将极大地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认知科学家加里·马库斯描绘的场景同样有说服力,他说了这一切可能会出怎样的问题。

没有人真正知道谁是对的,但研究人员只是继续努力。他们的行为让我想起了艾伦·图灵在1950年写的一句话:“我们只能看到前方很短的距离,但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我曾希望OpenAI能够找到解决这种对立的办法,然而即便在当时,就已经存在着担忧。正如OpenAI首席运营官布拉德·莱特卡普告诉我的那样:“最重要的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保持公司文化和使命导向。真要说的话,真正让我感到不安的是,如何在规模化的过程中保持这种专注。”

这些话很有先见之明。组织文化不容易建立,却很容易被摧毁。这个问题关系到世界的安危:刚刚被解放出来的奥尔特曼能否保持这种卓有成效的矛盾体,抑或他会屈服于拼命向前的压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7 09: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OpenAI CEO奥特曼:董事会正在重新思考公司结构

腾讯

12月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周三在越南参加人工智能活动时,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表示,他正在考虑改变公司的治理结构,以修复“漏洞”。

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表示,他正在考虑改变公司的治理结构,以修复 ...

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表示,他正在考虑改变公司的治理结构,以修复 ...


几周前,奥特曼突然被OpenAI董事会解雇,后来重新复职。周三是该公司人事剧变以来,奥特曼首次公开露面。他告诉观众,他对自己被解职感到“震惊”,但拒绝回答有关OpenAI秘密人工智能项目的问题。据报道,该项目与董事会决定解雇他有关。

OpenAI最初是一家非营利机构,目前仍通过董事会进行管理,但它后来增加了一家营利性子公司,以帮助筹集巨额资金,其中包括来自微软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周三,奥特曼在Vingroup旗下公司VinAI的会议上通过视频表示:“目前的公司治理结构显然存在一些问题,我们的新董事会正在认真考虑最适合我们使命的公司结构。”

OpenAI董事会对解雇奥特曼的决定几乎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这引发了各种各样的猜测。据报道,在解雇奥特曼前几天,该公司的研究人员警告称,“一项强大的人工智能发现可能会威胁到人类”,也是此次解雇背后引发的“诸多不满之一”。

据报道,这一“发现”是个名为Q*的神秘项目。VinAI首席执行官Hung Bui问奥特曼是否可以给出更详细的说明。但他只给出了简单回答:“显然不能。”

在几乎所有OpenAI员工和投资者的强烈抗议下,奥特曼在被解职几天后,在新董事会的领导下复职。

这并不是奥特曼第一次与OpenAI同事就人工智能伦理问题发生争执。此前,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因此退出董事会,还有多位员工辞职组建了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技术专家之间已经形成了不同阵线,他们对通用人工智能的开发速度有多快,以及这项技术会有多大危险持不同意见。

奥特曼说,OpenAI经历了一个“疯狂”的时期,包括从非营利组织向部分营利组织的转变。他说:“我希望大家能有一点耐心,因为公司正在经历这种不自然的快速增长,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困难,也非常痛苦。”

VinAI已经开发了名为PhoGPT的聊天机器人,使其成为为越南有能力训练大语言模型的少数公司之一。Vingroup公司还为电动汽车公司VinFast和其他子公司研究人工智能技术。

奥特曼表示,OpenAI将发布更多的开源模型,包括面向发展中国家的模型,以缩小与富裕国家的差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10 23: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OpenAI与微软关系复杂 遭英美反垄断当局盯上

人工智能公司OpenAI发生执行长遭开除旋即复职的戏剧性事件后,投资方微软的角色受关注。英国正在检视是否对微软与OpenAI的合作关系展开反垄断调查,美方也传出有同样想法。

OpenAI执行长阿特曼(Sam Altman)11月17日突然遭董事会开除,5天后又戏剧性复职。过程中他一度传出加入微软(Microsoft)带领一个新的人工智能(AI)团队。

事后,OpenAI新成立有3名成员的初步董事会给予主要支持方微软一席董事会观察员,可出席董事会会议和浏览机密资料,但没有投票权,意味也无法挑选董事人选或选出董事。

微软和OpenAI均仍未揭露会由谁担任这名观察员,以及OpenAI最终董事会将有哪些成员。

路透社报导,OpenAI的母体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这种实体鲜少被列为反垄断调查对象。2019年OpenAI成立一家营利子公司,据消息人士说法,微软握有其中49%股份。

但微软的一名发言人今天提出不同说法,他表示双方的协议细节是机密,但微软未“拥有”OpenAI“任何部分”,仅有权分享一部分利润。

微软曾承诺投资OpenAI逾100亿美元(约新台币3140亿元),以助其在争夺人工智能收益的竞赛中赢过微软主要对手Google(谷歌)、取得领导地位。

英国的竞争及市场管理局(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CMA)今天表示,“OpenAI的治理最近有一些发展,其中有些牵涉到微软”,他们正在检视是否就微软对OpenAI的投资启动调查,以了解这是否会伤害到英国的市场竞争。

彭博(Bloomberg News)报导,美国的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也正在检查这起投资是否已违反美国反垄断法,目前只是初步查询,尚未启动正式调查。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婉拒评论相关消息。微软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则透过声明表示:“唯一有所改变的是,微软现在将在OpenAI董事会有一名无投票权的观察员。…这和Google买下英国的DeepMind这类收购案截然不同。”Google在2014年收购这家人工智能公司。

致力于强化反垄断法的非营利组织“开放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欧洲分部主任冯图恩(Max von Thun)指出,鉴于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愈来愈集中,后续可能还会有其他监管调查。

他说:“反垄断当局有必要迅速行动来调查这些交易,甚至在必要情况下解除交易,以维护市场竞争,以及避免这项关键新兴科技遭到独占。”

中央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2-29 06:3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