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881|回复: 0

1/3博士后每天用ChatGPT不用AI工具影响求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0-30 16: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ature | 全世界1/3博士后每天使用ChatGPT,不用AI工具影响找工作

新智元公众号

在《Nature》对全球的博士后进行的调查表明,有三分之一的的受访者正在使用AI聊天机器人来帮助自己修改文字、生成或编辑代码、整理相关领域的文献等工作。

最近《Nature》刊发了一篇文章,从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士后科研工作者的角度,描述了ChatGPT如何帮助博士后们适应在异国的生活,跨越语言障碍,专注于科研工作,并在科研工作中如何为研究人员节省大量的时间。

OpenAI主席也转发了这篇文章,作为学术界对于ChatGPT效果的认可的例证。

OpenAI主席也转发了这篇文章,作为学术界对于ChatGPT效果的认可的例证

OpenAI主席也转发了这篇文章,作为学术界对于ChatGPT效果的认可的例证


网友更是直接,认为「有1/3的博士后在用」,说明只有1/3愿意承认,言下之意真正在用的比例比这个还高。

有3分之1的博士后在用

有3分之1的博士后在用


ChatGPT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来自巴西的博士后Rafael Bretas在日本已经生活了十多年,日语口语说得很好。

但是日语书面语的各种繁琐要求,例如严格的敬语规范,等级制度,仍然让这位身在异国的巴西博士后感到困惑。

这使得他经常不得不用英语来给上级和同事写邮件。但是因为双方的英语水平所限,这种用双方的第二语言来沟通的方式,常常会产生误会。

OpenAI在2022年11月推出ChatGPT时,在日本神户国家研究机构RIKEN,研究灵长类动物认知发展的Bretas,很快就上手试了试。

他希望ChatGPT能帮他轻松地写出标准的书面日语。

一开始他的期望并不高,因为他听说聊天机器人对英语以外的语言不太擅长。

而且,他用自己的母语葡萄牙语进行了实验,发现生成的文本「看起来非常幼稚」。

不过,当他用聊天机器人修改了几封日语邮件后,向日本的朋友们咨询邮件是否符合日语书面语的礼节时,他得到的反馈却是十分正面的。

现在,Bretas每天都依赖这款聊天机器人来撰写正式的日语邮件,非常好用。

这样不仅节省了他的时间,也减少了他的挫败感。他现在能更加迅速和准确地用日语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这让我更有信心继续我当前的研究工作」他表示。

自从ChatGPT面世以来,打工人担心它会「革了自己的命」,从而引发失业潮,导致经济下行。

研究人员也坐不住了,纷纷开始探索这个神奇工具的潜力。

研究人员发现它可以协助他们处理从撰写摘要到编写代码等一系列日常任务,好用到停不下来。

大部分科研人员认为ChatGPT能极大节省时间,而另一派则担心它可能导致低质量的研究成果泛滥。

上月,《自然》杂志发表了一项调查结果,探讨了科研人员对于人工智能在科学领域被广泛使用的看法,结果是兴奋与恐惧并存。

不过,却很少有研究认真讨论科研人员应该如何使用ChatGPT帮助自己进行研究。

为了深入探讨这个问题,《自然》杂志在六、七月间的全球博士后调查中加入了有关人工智能应用的问题。

《自然》杂志在六、七月间的全球博士后调查中加入了有关人工智能应用的问题 ...

《自然》杂志在六、七月间的全球博士后调查中加入了有关人工智能应用的问题 ...


调查结果显示,31%的在职受访者使用过聊天机器人,但有67%的人表示AI并未改变他们的日常工作或职业规划。

在使用聊天机器人的科研群体中,43%的人每周使用一次,仅有17%的人每天都在使用,例如上文提到的巴西博士后Bretas。

南丹麦大学的比较文学博士后Mushtaq Bilal经常就人工智能在学术领域的应用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个比例在未来会很快提高。

他表示:「对于博士后来说,现在下定论人工智能是否改变了他们的日常工作还太早。」据他观察,由于固有的制度性惯性,研究人员和学者通常都很难马上对新工具和技术的出现做出灵敏的回应。

如何使用这个全能数字助手

不过,《自然》杂志的调查只是针对科研人员,是否能够反映出聊天机器人在其他职业场景中的使用情况,还很难说。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皮尤研究中心7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在美国,只有24%的人听说过ChatGPT并尝试使用过。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皮尤研究中心7月份的一项调查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皮尤研究中心7月份的一项调查


文章地址:https://www.pewresearch.org/shor ... mpact-on-their-job/

但实际使用率不足1%,而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则占了总使用人群的三分之一。

4月和5月,针对瑞典大学生的另一项调查发现,在5894名受访者中,有35%的人经常使用ChatGPT。在日本,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有32%的人表示他们使用过ChatGPT。

《自然》杂志的调查显示,聊天机器人最常见的用途是文本改写,这个应用比例高达63%。

香港理工大学放射学博士后Teng Xinzhi表示,他每天都使用聊天机器人来完善英语文本、起草文件以及撰写演示材料,因为英语不是他的母语。

他说,他可能会要求ChatGPT「润色」某一个段落,使这个部分文章看起来表达「流畅且有专业度」。

或者他会让ChatGPT对他写的摘要生成备选标题,然后他再从建议中根据自己需要的风格挑选一个最适合的标题。

这样他就能节省下以前花在专业编辑服务上的钱。

南非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研究疟疾的博士后Ashley Burke表示,当她写作卡壳的时候,需要「帮忙写一个简短的开头」时,她会使用ChatGPT来帮忙。

比如她要求ChatGPT「写一篇关于赞比亚疟疾发病率的介绍」,AI生成的结果可以抛砖引玉,引出她自己更加有创造力的内容。

她还使用ChatGPT来简化科学概念,一方面可以帮助她自己理解科学概念,也可以帮助她用简单的语言向其他人转述这些复杂的科学概念。

她认为这是「迄今为止她发现的人工智能最有用的地方」。

例如,在写论文的「研究方法」部分时,她不确定如何表述「DNA序列分析」的描述。她就会问 ChatGPT「你们如何检查 DNA 序列的多态性?」

ChatGPT会提出了一个由10个步骤组成的完整计划:从数据收集开始,到报告结束。

这就能帮助她解决撰写论文过程中的「棘手问题」。

Bilal注意到,调查显示工程师和社会科学家更倾向于使用聊天机器人,这与他的观察结果相一致。不过,他也发现,丹麦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也会积极地使用聊天机器人。

然而,大量的工程专业博士后依赖ChatGPT来润色自己的文本(比例高达82%),使得他隐隐有些担忧。

因为如此之高的比例可能表明工程师们接受的科学写作培训还不够。

他指出:「虽然AI聊天机器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科学写作问题,但工程师也应该加加强科学写作的练习。因为对于科学家来说,这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技能。」

根据《Nature》杂志的调查,约有56%的博士后使用聊天机器人来生成、编辑和排除代码错误。

举例来说,丹麦奥胡斯大学的考古学博士后Iza Romanowska指出,ChatGPT在指导自学编程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给代码加入更多的注释。

虽然这些注释不影响代码的功能,但有助于其他人理解代码。

她还补充说,这也能提高代码的透明度,因为许多非专业的编程人员会因为整理代码需要做的额外工作,就不愿意开源自己的代码。

考古学家 Iza Romanowska 使用 ChatGPT 来解决她自学写代码的问题。

Antonio Sclocchi是一位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从事机器学习工作的物理学博士后。她也在使用ChatGPT协助自己写代码。

而且,她将自己的ChatGPT升级到了GPT-4,因为GPT-4在某些代码任务上表现得更好。

除此之外,她还使用ChatGPT来生成LaTeX格式的考试题和插图。

聊天机器人 用过都说好

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Emery Berger对《Nature》的调查表示非常欣喜,并认为调查的结果具有深刻的意义。

尽管博士后研究员中使用聊天机器人的比例低于预期,但是学术界对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工具持有一种「令人震惊的怀疑态度」。

批评聊天机器人的人通常从未亲自尝试使用过ChatGPT。

而当人们真正尝试时,往往只看到缺点,而不是去探索这项技术的革命性潜力。

「就好像挥动了一下魔杖,自由女神像就突然出现在了面前,但有些人只会关注她少了一根眉毛,而不是惊叹于创造出自由女神像的惊人能力!」

聊天机器人对于那些母语不是英语的初级研究人员来说非常有帮助。

研究人员把ChatGPT当作编辑助理,帮他们改学生的论文、申请信。在润色论文摘要等需要提交给期刊审阅的文字材料上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你可以明显看出他们的英语水平有了很大提升。」

Rafael Bretas使用ChatGPT帮助改进他写给同事的日语电子邮件

如何使用AI工具,缺乏规范和引导

Berger认为,大多数博士后都会主动寻找并尝试各种人工智能工具。

不过Bretas、Romanowska和Sclocchi三位研究者中,只有Bretas提到他的机构已经发布了关于员工如何使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的正式指南。

指南强调了一些原则,比如禁止员工输入非公开或个人信息到聊天机器人中,因为不能确保ChatGPT等工具处理数据的隐私性。

指南发布于五月,还建议用户确保使用聊天机器人时不会违反机构的版权规定,并且要单独核实聊天机器人生成结果的准确性。

Romanowska表示,她所在的大学尚未发布任何有关如何负责地使用聊天机器人的正式指南或建议。

这似乎是相当普遍的情况:在对瑞典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有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清楚他们所在的学校是否有关于负责使用人工智能的指南。

Romanowska补充道:「我的大学唯一的规定是不允许学生在作业或考试方面使用 ChatGPT。」

她认为学校的这种反应有点太过时了:

「这是一个工具,应该教会学生如何使用。我们都会在工作中使用它,假装它不存在并不能改变大家都在使用ChatGPT这个事实。」

哥本哈根的职业规划师Tina Persson表示,她的许多初入职场的科研人员客户对人工智能工具持悲观态度。

「这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不利」,由于他们还没有获得永久的学术岗位,他们中的许多人最终可能会进入产业界,但是产业界正迅速拥抱这一新技术。

根据《Nature》的调查,约三分之二的博士后并没有认为人工智能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日常工作和职业规划 ...

根据《Nature》的调查,约三分之二的博士后并没有认为人工智能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日常工作和职业规划 ...


脏活累活AI干,发明创造自己来

学术界可能会较为缓慢地接受人工智能。根据《Nature》的调查,约三分之二的博士后并没有认为人工智能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日常工作和职业规划。

然而,在那些确实使用了ChatGPT的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表示这对他们的工作方式产生了影响。

被采访的博士后一致认为,ChatGPT是一个极好的工具,可以帮助学术工作摆脱繁琐的任务。

Romanowska表示,在她指导学生的过程中,她鼓励大家使用ChatGPT写代码,特别是当他们在努力Debug时,她认为:

「将有问题的代码复制粘贴到ChatGPT,询问它出了什么问题会让Debug的过程非常容易。ChatGPT不仅能够准确指出问题,还能分析出潜在的问题。」

Mushtaq Bilal表示,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不应取代良好的科学写作培训计划

大多数受访者同时也认识到了这一工具的局限性。29%的受访博士后表示他们用它来查找文献,而Bilal表达了他的担忧:

这些聊天机器人可能会伪造对不存在的论文引用,而没有受过培训的研究人员最终可能会浪费很多时间在核实上。

而Sclocchi也指出,如果用户过于依赖聊天机器人,还是会出现问题。

虽然这些工具在文章写作中可以提供建议,包括结构和段落的重新表述,但最终,决定要讲述哪个故事、如何向听众阐述自己的故事,以及如何整合各种信息,这是人工智能无法替代研究人员完成的事。

使用人工智能工具编写代码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但思考如何构建代码以及如何将代码与自己的领域相联系起来,这是人工智能无法完成的任务。

「这些工作都需要深度的思考。」

Romanowska认为,在她的工作中,聊天机器人能够解决部分任务,但是很多问题也确实没法提供帮助。

比如,处理行政工作的重要任务,回应审稿人的建议、写求职信、申请职位以及撰写摘要,这些都是聊天机器人可以有效帮助处理的技术性任务。

然而,学术工作需要时间、深思熟虑以及独创性,而聊天机器人并无法满足这些方面的需求。

这正是「我们真正需要亲自去完成的核心任务。」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智元(ID:AI_er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2-29 08:1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